yoongwong_


BJ

虽然可能关注我的都是吃bj的 但还是帮k一发

倾与未来:

大家看一看买一买啊!

京都三月兔:

【震惊!all雏同人本制作方竟然亏本大放送特典,原因竟是……】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是深酒!!

对就是那个大家以为窗了其实并没有的all雏本《全曜夜未央》的狗宣传。

你们再见到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的本子的预售开始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本子详情上次也发过了,太太们你们也认识了好几遍了,这次主要就是展示一下我们滴封面和放预售链接啦!

预售时间是2017.11.12 14:00到2017.11.28 00:00!

链接里是裸本50的定金,特典是全款,然后邮费是和38的尾款一起。

预售走→《全曜夜未央》激情预售中!

辛勤劳作的STAFF们:主催@热爱大脸的少女 排版&宣传@京都三月兔 校对@拾肆  @妖44 封面@鲑鱼丸 徽章、贴纸@筋肉大鸡腿 书签、明信片@村上波罗罐头  @横山鱼 插图@被窩怪 @不悯 @葉山火人 @荞麦面 @乌龟摔坑里

文手依旧是美丽可爱的太太们:@萧何 @兔哉今天冲浪了吗 @蜜紅豆佐白玉糰子刨冰 @倾与未来 @Ruka @Minos_TT @yuyu940 @莫一渠 @大阪疯帽子

请大家不要大意地购买吧!!前??个送全套特典是真的哦!!具体多少个你们猜哇!!反正第一个买的肯定有!!(苍蝇搓手.gif。

希望大家踊跃购买特典!!!特典超可爱美丽酷炫的!!!真的不all一套么!!!all了不亏本all了不后悔!!!

想看苏打和贤贤的文
然而完全没他俩的tag
但真的很想看
果然只能自己动手吗
可是最近事太多而且懒
那还是算了吧

宇鹿文无期限停更

菅田先生为什么这么好看

【j家/联文】code blue 4

第一章链接http://yy959995.lofter.com/post/1d7f51de_11107fe1

第二章链接http://yoongwong.lofter.com/post/1d0b17bd_11161102

第三章链接http://yy959995.lofter.com/post/1d7f51de_111dba28

注:虽然主cp是bj/sj 但是这章没写所以就不打这两个tag了

还有就是医疗事件有稍稍借鉴别的医疗剧(稍稍而已噢)



清晨的翔北褪去了吵杂的声音,显得无比宁静。丸山是最早从短暂的小瞑中醒来,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后看看周围还在休息的医生们,心里想着还是让他们再睡一会便提前投入的一天工作的准备中。

 

丸山把急救用品一一检查塞进急救包里,已经醒来的涉谷眯着眼睛看着自己对象工作的样子。毕竟这样的场景十分难得,平时的涉谷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根本不会有时间去注意丸山的工作。

 

一行人聊着天的进入急救中心,把浅眠的松本和樱井吵醒了。松本瞪了瞪眼试图让自己的实现变清晰努力让自己清醒,樱井则是看了看手表,摇了摇头,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不悦心里却在咆哮明明离上班时间还有三分钟却提前“被醒来了”。

 

一行人的罪魁祸首当然是走在最前面的相叶,缠着二宫硬是要约他请他吃汉堡店的新品。二宫一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在听到汉堡之后;立刻转头扬起一个大笑脸说着“我去!”。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进控制室,留下脸上藏不住喜悦的相叶,一边思考吃完汉堡要带二宫去哪里玩一边往外走。

 

在相叶快要走出急救中心的时候,一个急转身,“我得去看看昨天送来的那个患者。”

 

“相叶医生干脆转来急救好了。”跟着二宫相叶一起进来的横山忍不住吐槽。


相叶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急促的电话铃响起,然后被接起。

 

“这里是翔北急救中心。”拿起电话的是锦户。

 

“这里是栃木,车祸事件,重伤人员两名,一名大人一名孩子,大人头部受伤,孩子腹部有明显伤痕。详细地址已发送至翔北,请求收容。”

 

锦户转头看向控制室的二宫,看到二宫举起大拇指以示路线查询完毕后,“翔北确认接收。”

 

“我跟你去,让他们再休息会。”涉谷言下之意是松本和樱井刚经历完的事件。

 

锦户点点头,一起向直升机奋力跑去。

 

 

 

 

相叶回到急救中心,托着腮子沉思,被堂本刚一巴掌拍在肩上打断了思路。

 

“难题?”堂本刚在相叶身边坐下。

 

“婆婆…不,那个患者,淋巴和肿胀严重,肩膀无力,下半身瘫痪,但检查结果却不是中风。”

 

堂本想了想,“会不会是IgG4相关的硬化性疾病?这种病可以发生在身体各处,可能只是我们忽略了。”

 

“IgG4的病史很短,我也不敢随意下判断,一年只会遇上一两宗。”

 

“我说过,这种病可以发生在身体各处,神经外科可能只有一两例,但加上别的科室就不止了。”

 

“好,那我立刻安排帮她抽取淋巴化验。”解决了难题,相叶突然就来了干劲。

 

堂本光一一屁股坐在屁股刚离开的相叶的位置上,“不愧是刚,一下子就想到了IgG4!”

 

堂本刚刚要站起身,就被堂本光一拽下来,“我说,刚,我们什么时候也去吃汉堡?”

 

“你想吃汉堡去找相叶和二宫。”堂本刚本来还想期待一下这人想说什么,话一出口就想抡对面的人一巴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也去吃好吃的。”

 

“好吃的?嘛,姑且答应你。”堂本刚瞪眼看着堂本光一,然后不留一个笑容的默默走开。

 

等堂本光一反应过来,眼前的位置已经空了人影,“诶,刚去哪了?”

 

相叶安排好抽淋巴后,又迅速做手术的准备。

 

婆婆的检查报告远不止他苦恼的那般,ct发现她脊椎有白色阴影,相叶怀疑是脑脊膜变厚压住胸椎附近的神经线所引致,要马上动手术。

 

在一步步的操作后,相叶成功在显微镜下把病变的硬膜移走,使患者的中枢神经得到舒缓。

 

相叶走出手术室,看见二宫靠在门边,“nino,你专门来找我的吗?”

 

二宫别过身,“才不是,我上厕所路过。”

 

相叶脱掉手套,“今天飞了几趟?”

 

“就一趟,锦户医生和涉谷医生飞的。”

 

“那你今天工作量不大噢,走,我们去吃汉堡去!”相叶一把拉过二宫打算拽着往外走。

 

“你衣服还没换啊笨蛋!”即使语气嫌弃的不得了,脸上依然露出了笑容。

 

谁让相叶是笨蛋呢,谁让二宫就是喜欢这个叫相叶的笨蛋呢。


深情束缚 4【宇鹿】

鹿晗回到宿舍看见白敬亭又喝了个烂醉,随意挑了几件衣服塞到行李箱中,见着时间太赶,只是快速地淋了个浴胡乱的收拾了一番便匆匆出门了。


“鹿晗,又是你最迟。”刘昊然连摆手。


鹿晗不好意思的加快脚步,坐在最靠边的位置上。“抱歉抱歉,回了宿舍一趟,今天练得有点晚。”


“你哪天练得不晚。”吴亦凡幽幽地说了一句,又补了一句,“热拿铁给你买好了,就是不知道还热不热…”


鹿晗接过拿铁,一阵醇香扑鼻而来。


“7点的火车,我们得加快了。”刘昊然看了看手表。


“小鹿你还没吃饭吧,要不吃完再走吧。”吴亦凡准备抬手叫服务生,却被马天宇拦下。


“我帮他打包的有。”马天宇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漏出了里面的保温煲。“走吧,一会儿在火车上吃。”


“在火车上吃也太没形象了,那么近,等到了再吃吧。”鹿晗小声的抗议。


“鹿晗同学,身体比形象重要好吗!”吴亦凡敲了下鹿晗的头,一手抢过马天宇的袋子,推着鹿晗往外走。


“吴亦凡,我自己的身体我会自己看着办…呀!不要推我啊!”


吴亦凡一路上紧紧贴着鹿晗,上了火车当然也是挨着鹿晗坐下,而马天宇则是和刘昊然坐在一起。


“小鹿,你说班长个会不会还喜欢你啊?”


“说什么呢,都过这么久了,怎么会。”鹿晗一巴掌拍在吴亦凡腿上,突然想起几天前有个人提过同样的问。


吴亦凡用手肘顶了一下鹿晗的胸,“那可不一定,我们晗晗那么出众,而且她找的是你,都没跟我们说聚会的事。”


在听到“晗晗”两个字的时候,马天宇的眉微微皱起,又迅速地散开。


“我们四个人在一起,通知一个人就好了而已,肯定是这样啦。”


“好了,不逗你了。”


过了一会,吴亦凡又猛地转过头看着鹿晗的眼睛,“小鹿你有喜欢的人吗?”


“.…..”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鹿晗显得有点懵。


“我是说认真的,上高中后你就没再说过自己的情感生活,我很关心。”吴亦凡一脸认真地看着鹿晗,不像平日的冷漠,也没有玩闹时的笑面。“我们可是8年同窗!”


“.…..”鹿晗看着这样的吴亦凡心也有点慌。


“所以小鹿是有喜欢的人对吧?”


鹿晗点了点头,“算是…有吧。”


“我也有喜欢的人呢。”吴亦凡拍了拍鹿晗的头,又将鹿晗的头轻放在自己肩上,“睡一会吧,到了我叫你。”


鹿晗明显感受到赤裸裸的目光从自己对面发来,鹿晗不敢去看目光的源头,干脆乖乖把眼睛闭上打算昏睡一会。


大概是太累了,鹿晗没过多久就睡着了,不时发出了点叫声,引起了吴亦凡的注意。


“你们有没有听到……是做噩梦了吗?”


马天宇第一个反应过来,“是很可爱的怪癖啊,他一直都这样。”


刘昊然立即跳出来反驳,“这也太恐怖了吧,哪里可爱了…”刘昊然是鹿晗的高中同班同学,也是班里玩得最好的朋友,但也从未发现鹿晗睡觉的时候还有这样的怪癖。


“听你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了吗?”吴亦凡看向马天宇。


马天宇地目光并没有迎向吴亦凡,而是依然停留在鹿晗身上,“他从小就这样,我从小就知道。”


吴亦凡搂住鹿晗的肩,顺了顺鹿晗的刘海,“真是个…可爱的怪癖…”


刘昊然戳了下马天宇的手臂,“你说他俩会不会上演一段断背之恋?”虽是开玩笑的语气,马天宇听来却觉得特别刺耳。


马天宇的目光仍然没有从鹿晗身上离开,也没有对刘昊然的话做任何回应。刘昊然装作严肃的把马天宇的脸掰过来,又开起马天宇的玩笑,“你是看上我们小鹿了还是阿凡了?吃醋了?”


马天宇这才反应过来,“臭小子,我才没有看上他们俩,我看上的是你!”然后把刘昊然的头按到自己怀里,一边抚摸一边说,“我们昊然弟弟最可爱了!”


刘昊然花了好大力气挣脱开来,“马天宇你走开!”


殊不知此时的对话被吴亦凡肩上的人听得一字不差,鹿晗本来就浅眠,一早就被吴亦凡说话的声音震醒了,一度还想睡,却刚好听到了一些不入耳的对话。


马天宇一边忙着制服刘昊然,还不忘看一眼鹿晗,还好…还在睡啊……





一下火车,鹿晗就提出要回趟学校,说是想怀念怀念从前的气息。马天宇立马提出要和鹿晗一路,吴亦凡和刘昊然表示无异议决定先回家放行李报平安。


两个人影拖着箱子,并肩地穿梭在校园中,异常安静。


“我们以前晚修结束后也总是这样散步。”鹿晗没有停住脚步,手一松留下箱子在原地,也不知道马天宇有没有跟上。“总是很晚才回宿舍...总感觉当时的我们什么心事都没,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什么都不需要隐藏,那段时间真的很开心啊。”


鹿晗又往别处走,全然不理被自己丢下的行李箱。马天宇只好一手拖着一个紧随鹿晗,“那你现在不快乐了吗?”


鹿晗在升旗台前停下,“我记得你当时是国旗班的,可威风了,好多女生想你递情书。每次我都干巴巴地看着,害怕你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就会丢下我一个人,可是你没有呢。”


马天宇只是看着鹿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总是说我们两个太要好了,还暗地里猜测我们之间的关系。昊然告诉我说他们知道我们是竹马之后就释然了,不再胡乱猜测了,你说他们是在胡乱猜测吗?”


鹿晗又没有顾上马天宇,往操场的方向走去。“高考成绩放榜的那天前,我们在这里呆了整整一晚。当时我害怕的不是考不出理想成绩,而是我不能和你在一个大学,我害怕四年见不到你。”


鹿晗自顾自地走,大概是知道马天宇一定在身后,不觉间走到了校门口,门口的led屏还在循环播放高考喜报,一闪一闪地亮着光。


“十几年了。”鹿晗背对着马天宇,一闪一闪地灯光还是让马天宇看到鹿晗的双肩在微颤。


“晗晗,你今天是怎么了…”马天宇松开箱子,往前跨了两步。


“你别过来。”鹿晗停到脚步声连忙喝制,“我总觉得你变得很奇怪,变得让我琢磨不透了。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没有,晗晗,你在想什么呢。”


“那就是厌倦我了吧,你明明知道我……”


鹿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马天宇抓住手臂打断了,“晗晗我们回去吧,好吗?”


马天宇把鹿晗拉到自己面前,灯光刚好暗了下去,一片漆黑。其实马天宇知道,他知道鹿晗没说完的话是什么,也知道鹿晗渐渐对他变质的感情。一开始只是乖巧的邻家弟弟,后来改掉了称呼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再后来变成了别人眼里的好基友。


马天宇是觉得自己很迟钝的,而鹿晗却很聪明。鹿晗能把自己看得透透的,所以他知道自己在逃避,尽管自己已经陷进去了。


鹿晗一直在挣扎,也在争取,却总得不到回应,他很累。


灯光又亮起来,鹿晗却急忙把脸撇开。马天宇恍恍惚惚听到一句轻声的“好”。


好啊,我们回去吧,可是,还回得去吗?


【j家/联文】code blue 2

第一章链接

http://yy959995.lofter.com/post/1d7f51de_11107fe1


锦户亮开了一瓶啤酒,坐在沙发上发呆,眼神里快要溢出来的忧伤蔓延了整个客厅。


旁边一个抱枕扔过来,打破了锦户亮失神的定格画面。


“搞什么啊,横山君,我手里还握着啤酒,倒洒了怎么办,反正你也不会帮忙打扫,真是的。”锦户亮把抱枕扔到一边。


“还在想昨晚那两个患者?”


“我们经常说过度迷恋酒精不是件好事,但12号床的患者恰恰是因为酒精中毒才被送来检查,又是因为晚上突发蛛网膜下腔出血我才发现诱因是颅内肿瘤。到底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呢,我都快分不清了。”锦户亮又往嘴里送了一口。


“当然是好事,早点发现肿瘤早点切除对患者来说当然是好事。”


“在患者送来之时,他们只以为只是因为当前的病情,而通过我们的检查,就会发现其他隐性病情。这些对他们,对我来说都太残忍了。”


横山裕明白,他太明白锦户亮心里的想法了。在大学时代,锦户亮就是自己的后辈。他很喜欢跟着横山裕做各种学术研究,他总会想办法和横山裕分配到一组,尽管他比横山裕要低上个几届。横山裕毕业后他也不放过他,邮件一封接着一封,会向他请教很多问题,不是医疗学术上的问题,而是一些关于为医者的问题。他会在意医患之间的关系,他会在意医者的每一个决定对患者的影响,他会在意自己做的每一个判断。更多的时候,他不是站在医者的角度,而是站在患者的角度。在医界,这样的人是被判定为不适合成为医生的,但横山裕确信,他能成为一个好医者,他一定是个好医生。


横山裕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一边用力的摇,一边在锦户亮身边坐下,然后用力的崩开易拉罐头,白色的气泡随之喷出来。


“你看这些气泡,你也不喜欢喝气泡吧?”


锦户亮呆呆的看着易拉罐上汹涌而出的气泡。


“我打开易拉罐之前,就知道如果我摇晃易拉罐,二氧化碳分子相互碰撞后就会产生很多气泡,而这些气泡单纯附在液体的上层。当我拉开瓶盖,低气压空间被释放,气泡也就被释放出来了,我们才会看到这些气泡的生命,再来喝下肚子的就不再有气泡了。患者也是一样的,他们被送去急救之前本身已经患病了的患者就像是这些二氧化碳分子,只有经过我们的检查,也就是剧烈摇晃,我们才会发现他们的其它的病情,只有把这层气泡逼出来,他们才会更好,这才是对他们好。”横山裕手中的啤酒罐碰了一下锦户亮手中的啤酒罐,然后往嘴里猛的送了一口。


锦户亮吐了口气,“也就只有横山君能把啤酒和患者想到一起去了。”说着咽了一口酒。


“因为,患者和啤酒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横山裕挑挑眉自顾地说。


“对,只有他们重要,你就对着他们过余生吧。”锦户亮把最后一口酒倒入肚子,然后起身往浴室走,“把地板打扫干净,你最重要的气泡君洒了一地。”


横山裕看了看地上的惨象,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过,早知道就不该拿啤酒来安慰他。


“横山君动作快点!”


“记得拿手机!”


“还有钱包!”


“还有钥匙!”


“还有......”


横山裕依照锦户亮的提醒一项一项的检查,手机,拿了。钱包,拿了。钥匙,拿了。完美。


“就算我什么都不记得带,不是还有你吗,没事的。”横山裕站在玄关穿鞋。


“所以你忘了,我今晚值班。”锦户亮原本就黑的脸显得更黑了。


横山裕顿时感到一股凉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确是自己理亏。


“前辈,再见。”把门关上的瞬间,锦户亮看到憋红了脸的横山裕,果然还是忍不住装作生气地逗他啊。


横山裕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惹锦户亮生气了,就会被叫做前辈。这个词对横山裕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意味着自己又要较劲脑汁去哄锦户亮开心了,这比做癌变手术还要痛苦。





锦户亮先进入电梯,后面的横山裕几个快步才追上。电梯在二楼停下,上来的是堂本刚和堂本光一。

“刚医生,光一医生,早。”


“你们早。”堂本刚看了一眼锦户亮和横山裕,瞬间就读懂了两人之间的气场。“谁惹谁生气了?”


横山裕在后面默默的举起了手,然后不好意思的笑笑。


“又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吗,哎你这小子,我也救不了你了。”


锦户亮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丝毫不理会横山裕。


堂本光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12号床那个昨晚转给脑科了,终于腾出了一个床位。”


“幸苦光一医生了。”锦户亮这才看起来有点笑容。


堂本光一摆摆手,“不幸苦,就转个科嘛,还是我们刚幸苦,昨天做了好几个手术呢。”


堂本刚一脸快闭嘴的表情,顺便飞了一个白眼给堂本光一。


堂本光一收到这个白眼后也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心情,“小亮你和裕君吵架了吗,怎么都不见你们说话?”


堂本刚此时觉得刚才那个白眼不仅白飞了,还不够重,应该一个拳头挥过去差不多了。


横山裕则是满脸写着“刚医生,救救我”。


刚好,电停在了4楼,又进来两个人,樱井翔和松本润。


“早啊,各位。”松本润先发声。


“早,昨天on call幸苦了。”锦户亮第一时间给了回应。


横山裕一脸不可置信,为什么这小子记性那么好,谁on call都能记住......


堂本刚当然也看出了横山裕的内心os,拍拍横山裕的肩以示安慰,又给了锦户亮一个眼神表示理解,家里有个傻子是挺不容易的。


堂本刚作为翔北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横山裕和锦户亮之间有事甚至比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还要早的人。没有错,就是一个对感情如此敏感的人旁敲侧击地终于分别从锦户亮和横山裕的口中探出其实这两人互相暗恋的事实,然后一个顺水推舟就促成了两人的喜结良缘。后来堂本刚也遵从两人的意愿并没有把这件事传出去,对翔北的其它人来说,横山裕和锦户亮就是比普通的前后辈关系。不是说别人眼瞎,是这两个人平时上班也不会有什么出格的动作或语言,可以说实在是用生命的互相避忌了。这一点就令堂本刚很看不顺眼,两个人既然相爱就应该大大方方的,玩什么地下情,向自己这样就很自在。当然,这样想的堂本刚完全没有考虑到他人快被闪瞎的感受,自顾自的自我感觉良好,自我沉浸在恋爱的粉红泡泡里。


樱井翔靠着壁,眼睛闭上稍作休息。一个晚上的on call令人身心疲惫,也不知道松本润那家伙为什么看上去还那么精神能跟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翔医生还好吗,看上去有点憔悴。”横山裕问到。


虽然被提问的是樱井翔,但他并没有张嘴的打算。


帮他回答的是松本润,“昨天飞了三次,做了好几个手术,晚上还有患者病情恶化,又是一个大手术,36个小时完全没闭眼。”


横山裕在心里想,这个也不得了,关于翔君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世界上就他一个人记不清这些杂碎的事情吗,太不公了。


随着“滴”的一声,电梯停在了6楼,一行人齐齐往更衣室走去,有的人换下制服休息享受自己的时间,有的人则是又开始了奔走急救的一天。




深情束缚 3【宇鹿】

距离那天的吻已经两天了,两个人很默契的谁也没有主动找谁。


鹿晗看了看表,已经不早了,收拾收拾准备结束一天的练习。刚出舞室门就看到阶梯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鹿晗再熟悉不过。


“来接你了。”马天宇看到鹿晗出来,站起来一手捞过对方的书包跨在肩上。


很自然,又显得很不自然。


两人并肩走着,是马天宇先打破了沉默,“下个星期我们系有个小型演出。”


“我看到海报了。”


“有空的话就过来看看吧,我给你留了张票。”


鹿晗接过票,叹了口气,“位置还不错,我没白疼你小子。”说着伸手装作抚摸马天宇的头。


马天宇见气氛不那么压抑了才笑开来,“谁疼的谁啊真是。”


一阵打闹后的沉默显得更加苍白,打破这片死寂的,还是马天宇。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吧?”


“.…..”


没有听到回答的马天宇转头看着鹿晗,鹿晗低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许久才听到弱弱地声线,只是一个重复的句子,用陈述的预期复述了一遍,没有丝毫生气,不带任何情感。





鹿晗一进宿舍就听见白敬亭的呼喊,“小鹿啊…小鹿快来…快来…喝酒…”


桌上有很多空酒瓶横七竖八躺着,也还有很多没开封的竖直立着。


“小白你怎么喝这么多…”鹿晗把空酒瓶收拾完,找了个空位在白敬亭身边坐下。


“小鹿…我跟你说…那个…臭小子…有…有女朋友…”拿起酒瓶又是一口下肚。


鹿晗看着失态的室友,不禁自嘲,面对这种事情,自己是不是太过冷静了…


鹿晗抓起一瓶酒往肚子灌,此刻苦涩的不是酒,而是自己的心。





第二天醒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鹿晗只觉得一阵头痛,脑袋混胀得感觉就快炸裂一般。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地上,旁边的白敬亭靠在自己身上,姿势也是相当滑稽。


鹿晗直接给了白敬亭一脚,白敬亭才朦朦胧胧的睁开眼,“我们这是宿醉了么…”


鹿晗洗洗漱漱泡了杯茶也递给白敬亭一杯。


白敬亭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我们昨天喝了多少?”


“桌上那一堆好像都是我们喝的…”


“还好上午没课,诶小鹿你下午有课吗?”


鹿晗已经把收拾好书包,“有啊,对了,还有我上完课会去舞室,晚上不用等我了。”


“记得按时吃饭,一跳舞就忘记饭点,你这样迟早把身子搞坏的。”


“好啦你别咒我,我走啦。”


鹿晗一出宿舍门就看到柱子旁站着的吴亦凡。


“给你,热美式。”一手递上咖啡,一手抢过鹿晗的包。


“谢谢啊,你这是在等我?”


“没有,刚到,一起吃饭吧,下午一起去教室。”


鹿晗也不再多想,“好。”


“对了,火车票天宇给你了吗,我们都拿到了。”两人并肩走进饭堂。


“什么时候的票?他没跟我说啊…”鹿晗皱皱眉。


“这周五,放学后在老地方等。”


鹿晗点好餐。正准备端起餐盘,却发现眼前的餐盘已经被人端了起来。


“天宇!你等等…”鹿晗抬头只看到个后脑勺,却还是认出人来了,鹿晗大步追上他,一瞬之间忘记了身旁还有个吴亦凡。


“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马天宇头也没回。


“好…不对…”鹿晗突然反应过来,转头想叫吴亦凡,却发现吴亦凡乖乖地跟在自己身后,就如自己乖乖跟在马天宇身后一样。


鹿晗看了看桌上的人,一半都是陌生的脸孔,又把目光投向马天宇。


马天宇也像是读懂了鹿晗的疑问,开口介绍到。


坐在马天宇旁边的女生叫未央(我…起名无能…向凉生借个人…),眼睛很大,齐刘海,一看就是招人喜欢的甜美款。未央旁边的男生看起来更大一些,后来知道是高于他们一级的学长陈伟霆。陈伟霆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高中好友刘昊然。


鹿晗下意识的走向刘昊然身边,却被马天宇拽到自己对面,吴亦凡也只好挨着鹿晗坐下。


这顿饭吃得还算中规中矩,学生会的事情鹿晗插不上话,只是偶尔跟吴亦凡聊两句。


马天宇倒完饭,看看鹿晗,心里有些挣扎。在看到吴亦凡帮鹿晗拿起书包后,有种刺痛感袭来。


“天宇,走吧?”好听的女生在马天宇听来有些刺耳。


“好,我们走。”身体变得不像是自己的身体,说出来的话也没有灵魂。


早一步离开的吴亦凡鹿晗这边也异常安静。


“要不你先回去吧,你下午不是也有课吗。”鹿晗执意拿过自己的书包,好好地背在双肩。


“我 也 在 教 学 楼。”吴亦凡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说着顺了顺鹿晗的毛。


“我错了…但是!说了多少次不准碰我头发!像小狗一样!”鹿晗用力甩甩头。


吴亦凡装作不经意的嘲笑道,“我明明想看你的脸,却只看到你的头…谁让你矮呢?”


鹿晗抬头看看吴亦凡再看看自己,自己的身高明明刚刚好,但在吴亦凡这里倒成了老被吐槽的硬伤。


两人就这么一打一闹到了教学楼。


“小矮子记得吃晚饭,别把身体搞坏了。”


“高中的时候还没叫够是不是!欠抽是不是!”说起来就很气,其实鹿晗的身高并不算矮,谁让一起玩的四个人中其他三个都高过他,让他一点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晚上我去舞室接你。”吴亦凡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面。


鹿晗看着眼前的吴亦凡,脑子里却一闪而过马天宇的脸,“不用了。”说完转头就走,不给吴亦凡再回话的机会。


鹿晗自己也很混乱,他不知道马天宇还会不会去接他,也不知道刚才那句不用是说给马天宇听得还是吴亦凡听的。

深情束缚 2【宇鹿】

反正我怎么开心怎么来了 反正没人理我 只怪cp太冷...




一早鹿晗就醒了,但不知怎的就是不想起床,翻来覆去在本身就不大的床上滚。


床下的白敬亭终于受不了了,“鹿!晗!你再滚我就把你扔出去!”


鹿晗从上面探了个头下去,“我错了,我忘了你也没课来着。”


白敬亭倒也不那么在意了,“你闲着无聊的话跟我去练习室,我们今天乐队约了一起练习,刚好缺一个主唱。”说着就下床去衣柜开始倒腾衣服。


“你这是把我引上贼船了。”鹿晗想了想,还能顺道去看一眼马天宇,说着也往床下走了。


白敬亭拿起一件红衬衫,“你说这件怎么样?”


鹿晗摇摇头,“显老。”


“那这件?”白敬亭又举起一件。


鹿晗又摇摇头,“同上。”


“你存心跟我作对是吧。”白敬亭把脚一踮居高临下地看着鹿晗。


鹿晗双手举高做投降状,“怎么敢!小的不敢跟白少爷作对。”说着抓起一间t就往白敬亭手里递,“你看这件就不错啊!”


白敬亭接过满意的点点头,“今天就放过你!”


鹿晗呼一口气,随意的从自己的柜子里翻出一件衣服就往身上套。




“hey!昊然!亦凡!”白敬亭一走进练习室就跟人打招呼。


刘昊然也应和了才发现白敬亭身后还跟着个人,“小鹿,你怎么来了?”


“我给拽来的,我们不是缺个主唱吗。”白敬亭把麦扔给鹿晗。


鹿晗接着麦,看着他们拿出乐器插电调音,然后若有所思的说,“等等,我们是不是还缺个鼓手?”


“我们之前还连主唱都没有呢,全靠白敬亭瞎rap,没鼓手算什么,都不是事儿。”刘昊然一边摆弄手中的贝斯一边说,“说起来贝斯我也是才学的,之前我是弹吉他的,要不是他我才不会沦落到弹贝斯。”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吴亦凡。


“所以我们弹不出曲子还得怪你,练习得不够!”吴亦凡在一边嘲笑。


“那你们先练着,弹成曲子了再叫我。”鹿晗的心早已经飞到别处去了,其实鹿晗是知道白敬亭加入这个乐队的原因的,只是没想到把自己给搭进来了。


一出练习室手机便响了,是马天宇。


“晗晗你在哪?”


鹿晗往音乐室那边走去,“在艺术楼。”


“我挂了啊。”还没等鹿晗反应过来,就听见手机传来一阵忙音。


左手突然有了触感传来感温。


“抓住你了。”


“天宇!”鹿晗转身看清眼前的人。


“被吓到了?”马天宇另一只手放在鹿晗眼前晃了晃,“这点惊吓都受不了还怎么做我的朋友~”


“没!有!”


“中午一起吃饭吧。”


“嗯。”


“下午送你去舞室。”


“嗯。”


“.…..”


“可以…松手了吧…”鹿晗低着头。


手上的温度被抽走。


“怎么突然来这边?”马天宇不经意地问。


“呃..”


“别告诉我是去看阿凡他们乐队。”


“准确的来说是…我们乐队,我被迫入股了。”


“那还不如让我入股呢。”马天宇皱皱眉假装生气。


“你来打鼓可以,别的我们不缺了谢谢。”鹿晗回击也毫不嘴软。


“打鼓我不行,打你到是可以!”马天宇一个健步故作要出手的样子,吓得鹿晗往旁边一躲。


“回来,我们吃饭去。”马天宇张开右臂。


鹿晗这才靠过去,“走!”





从饭堂出来,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两人一对视,得,等着被淋成落汤鸡吧。


鹿晗抬头望了望身边的马天宇,一副“大佬我们怎么办”的表情。


“估计这雨没那么快停了。”


“我下午还有课怎么办?”


马天宇伸手试了试雨势,在鹿晗反应过来,他已经过掉外套套在两人的头上,两手成功将鹿晗全进了自己的怀里。


“只能这样了,我们冲过去吧。”待鹿晗点点头,马天宇轻声数了三个数。


一路上只听见鞋子和雨地摩擦的声音,还有彼此的心跳声。


远远望去,就像一对甜蜜的情侣,互相依偎着,奔跑着。


两个人一个冲过头,撞上了鹿晗宿舍的大护栏。


眼前的鹿晗,头发上层被铺上水珠,湿哒哒的,刘海上还有水滴往下掉,顺着高挺的鼻梁流到唇上,他用舌头舔掉了刚滑落在自己唇上不到一秒的露水。


马天宇的目光被那唇深深吸引住了。


“天宇啊,你左肩全湿透了。”


马天宇只看到那好看的唇一张一合,却听不到鹿晗说了些什么。


“你也真是的,干嘛把大半件衣服都遮到我这边了,你也唔…”


鹿晗只知道自己想伸手去拍拍马天宇肩上的水珠,正在说话的自己却突然被一张唇堵住了。鹿晗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脸被放大好几倍的男子,在对上他那双温柔的眸子之后闭上了眼。


这个吻不长,只有短短几秒,鹿晗却觉得过了几年。

深情束缚【宇鹿】


写在前面的话:主cp是宇鹿没跑了

副cp你们可以猜猜

cp线可能有点乱 有cp洁癖的就别进了 不过我相信 吃宇鹿的肯定都不是只吃宇鹿😂肯定都是从别的cp爬过来的(捂脸)

还有就是年龄都是重编 跟现实是不一样的

然后我确定这篇结局走he

虽然前面嗯 不说了 你们自己体会

就这么多

最后要感谢一下这个人 @羽倾兰 给我的文起了个名字 

灵感来自于她的爱豆ARASHI 没错就是日本那个天团五个人的偶像组合岚的新歌 忍之国的主题曲深情缚(她让我给她爱豆卖安利 我卖了 吃不吃就看你们了 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嘿嘿)




1.

天色已经完全被黑色笼罩,纵然鹿晗在不断跃动着,但一停下来休息时,风一吹穿过透风的背心遇上汗珠还是有些凉意。


鹿晗是喜欢跳舞的,也喜欢一个人的舞室,他会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一个人独享。此时的舞室是扩大的,自己是渺小的。尽管有限的空间也显得无比自由。


鹿晗将最后一个动作定住,看向镜子了的自己,才满意的坐下来喝水休息。


“结束了啊。”


鹿晗回过头,看不清那人的脸。舞室的灯光亮的刺人,但鹿晗知道来的人是马天宇,他最好的朋友。


马天宇走过去,递上毛巾,“今天又比昨天迟了半个钟。”说着绕过鹿晗,帮他把背包整理好。


鹿晗把脸埋进毛巾里,“你可以不用等我的。”


马天宇把鹿晗从地上拉起来,不顾他背上的汗推着他往外走,“是是是,我不等你,让你个路痴自己去。”


其实两个人都知道,就算不是今天有约,马天宇也绝对不会不等他自己离开。从小到大,没有例外。


小的时候,小朋友们都围在一起玩,唯独鹿晗在一旁扭来扭曲,马天宇就会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他。说起来,马天宇是比鹿晗大一岁的,只是晚了一年读书,这也要拜小天宇所赐,缠着妈妈撒娇说想晚一年跟鹿晗弟弟一起上学。妈妈怎么都坳不过,又看着两人感情实在是好就同意了。


马天宇总把鹿晗当做亲弟弟一样照顾,上学的时候会跑到他家等他一起走帮他提书包。再大一点了鹿晗加入了社团,就算放学后有社团活动,马天宇也会留下来等他一起回家。


读高中之后,可能是思维开放了,也可能是青春期的害羞,也不想以前一样一口一个天宇哥了。马天宇到是很开心,把哥字省去以后显得更亲近了不是吗。


马天宇把书包递回给鹿晗,“随便洗洗就下来把,他们该等急了。”


鹿晗接过书包,“我还偏要认真洗洗了,让他们等着。”


马天宇只能笑笑,“你说什么都对,我就在这等你。”


马天宇目送鹿晗进宿舍,又看看表,的确是迟太多了,发了个短信让他们先开始吃。




“你们!你们!迟到多久了!”吴亦凡一看到两人进门,就站起来扯着嗓子喊道。


“吴亦凡你有点素质,别人都看着呢!”坐在旁边的刘昊然扯了扯他的衣角。


鹿晗一边往他们这边走一边道歉。反倒马天宇一脸欢脱,像是这是跟他没什么关系似的。


带两人坐下,服务生便端上了一杯美式。


“鹿晗,我给你点的,别太感激我啊!” 吴亦凡赶紧把美式往鹿晗面前推。


马天宇皱了下眉,“吴亦凡你小子太没良心了,你当我透明的啊!”


“哎呀,我还真把你给忘了。”说着还敲敲自己的脑袋。


一旁的刘昊然噗嗤笑出声,“你俩消停会行不。”


“高中班长不是说趁这次小假聚个会吗,咱去不去?”鹿晗看着菜单不经意的说。


“去啊,当然去,你们说呢?”马天宇总是第一个应和鹿晗的人。


“那老规矩你订票。”刘昊然和吴亦凡异口同声手指着马天宇。


马天宇一记白眼翻过去,“行行行。”




“班长又找你了?”一路上沉默的马天宇开口了。


“嗯,她就问问我们四个去不去。”


“她是不是还喜欢你啊。”


马天宇这一问还真让鹿晗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怎么知道。”鹿晗别过头。


马天宇走到鹿晗面前,“我没别的意思,不是,我是说,没什么,也就随口一问。”马天宇又走回鹿晗身边,没注意到停在原地的鹿晗自顾地往前走,“你别多想。”


鹿晗大步跟上,“我什么都没想。”


“好好休息吧,今天也挺累的。”


鹿晗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宿舍,“你也是。”鹿晗也没有马上进去,看着马天宇走进他那栋学生宿舍才上楼。